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注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情感講述>

耄耋工程師曹吉財 歲月鏗鏘 癡心不改

來源:發布者:時間:2020-08-07

▲曹吉財(右)在萬噸合成氨技改中操作機器


       本期嘉賓:曹吉財,男,82歲,高級工程師

曹陽生 整理

出身農家 發奮苦讀

1938年4月29日,我出生在稷山縣翟店鎮寺莊村南道一個貧苦的農民家庭。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,父親靠做糊裱、油漆,給人家扛長工,母親靠紡棉花織布來維持生計。我們兄弟五人,我排行老四,二哥少時為救堂弟,兩人溺水雙亡,三哥早年夭折,留在世上的只有大哥、我和五弟。我們家中饑寒交迫,窮得連炕上鋪的席子都買不起。土改后,家中分得了一些土地和一頭牛,生活才有了轉機。再苦再累,父母都沒有放棄生活,他們靠頑強的毅力讓我受到良好教育。為了減輕家里負擔,我12歲就開始割青草喂牛、下地摘棉花,還先后用小紡車、木制腳踏的大紡線機晝夜紡棉花。

母親常說,不念書就沒有出路。在母親的大力支持下,我于1949年到1956年,先后在本村和翟店鎮上了完小。后來,通過在新絳酒廠工作的大哥資助,我于1956年到1958年,在新絳讀初中。利用寒暑假,我勤工儉學、半工半讀,在新絳酒廠學習釀酒,到侯馬市火車站站臺裝卸火車皮、煤炭等。

由于在校表現突出,我于1956年7月,加入了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。在政治老師和青年團的幫助下,我的人生價值進一步提升,認識到只有發奮苦讀,才能改變前途和命運。1958年,我考入山西太原機器制造學校,學習軋鋼專業。兩年后,我再次考入太原科技大學(原名太原重型機械學院),認真學習每星期的政治課、歷史課,不斷武裝自己的頭腦,為國家和社會多做貢獻。

1964年8月,我畢業于機械二系軋鋼專業。畢業后,我被分配到太原重型機器廠設計科軋鋼室工作。我和同事自力更生、奮發圖強,完成了國家重型工業建設。領導也多次派我們去鞍鋼、太鋼培訓學習。其間,我參加過多項軋鋼設備項目設計工作。1965年5月,我獨立研究、實驗、設計,制造出一臺∮216無縫鋼管快速撥料機,設備性能達到國內先進水平,受到廠部、科室的表彰,填補了祖國軋鋼史上的空白。

回報桑梓 科研助農

回想大學那段歲月,也是相當艱苦的。當時正值三年自然災害,是國家的困難時期。每人每月28斤糧食、半斤油,根本不夠吃,在校的我們常常吃榆樹皮、玉米蒸的發糕及高粱米、野菜來充饑。從那時起,我患了胃潰瘍,肚子經常痛。幸虧黨的政策好,有公費醫療,同時每人每月24元助學金,解決了我生活中的日常開銷,還可以用攢的錢買些學習書籍。

雖然條件艱苦,但我學習勁頭高,為抓緊一切有效時間,中午只趴在桌子上解下乏,利用上廁所、排隊打飯的時間熟背俄語單詞……在太原學習工作15年,我都是自己一人獨立生活。

1973年,為支援我國農業現代化建設,我調回原籍,在稷山缸套廠(原名稷山農機配件廠)工作。其間,我又設計過各種型號的柴油機配件,從鋼材成分配比到鑄造毛坯,粗、細、精加工,質量檢驗均達到國家標準,創造出優質名牌產品,暢銷全國各地。

回到家鄉,我參加過稷山汾河壩的修建工程,為治理汾河出過力、流過汗、扭傷了腰,以致腰椎間盤突出伴隨我幾十年。

上世紀70年代,我還被派到西薛村,調查了解柴油機配件使用磨損情況。由于當時吃的是玉米糕和酸菜,加上我上學時落下的胃病,不到一個月,便引起胃大出血。我昏迷了一周,在妻子的晝夜陪伴和精心照料下,才奇跡般地好了起來。

歲月鏗鏘 癡心不改

1983年,由于工作需要,我被調到山西陽煤豐喜稷山分公司(原稷山化肥廠)。為了保證公司化工生產設備正常運轉,我不分白天黑夜奔走在生產一線,處理生產中出現的問題。為按期完成技改任務,我時常加班加點,有時干到下半夜。記得1985年,我出差赴重慶訂購兩噸沸騰爐,連續坐火車兩天兩夜。那時正當酷暑,氣溫高達38℃以上,熱得我頭昏腦漲、渾身冒汗。

1986年6月,我成為稷山縣委“智囊團”一員。由于表現突出,我光榮地加入中國共產黨。1989年3月,我晉升為高級工程師。

兩年后,我設計的兩水閉路循環改造項目,年節約資金70余萬元。在隨后建成的甲醇生產線部分,我負責設備安裝、驗收,綜合經濟效益可達100萬元/年,社會效益前景可觀。所有這些項目均實現一次開車成功,這都是在郭志慶、衛克斌廠級領導一班人的帶領下,全體員工集體智慧的結晶。

我還曾在《現代設備管理》雜志發表過論文《論設備診斷技術》,主編稷山化肥廠《化肥機械動力管理制度》,多次被評為勞動模范和先進工作者。

一路走來,所有的這些成績和榮譽,都讓我的人生充實而富有意義。

我很感激曾經培養過我的母校,80歲時曾重返太原科技大學,欣賞那里的一磚一瓦、一草一木。包括我在大學時用過的所有書籍,幾十年來我都珍藏著。家里人見書本都發黃褪色,覺得無用,裝進幾個麻袋運到廢品收購站賣掉了。我知道后很痛心,連夜跑遍縣城所有收購點,將書籍一一贖回??吹剿鼈?,我就想起上世紀60年代那段頑強拼搏的青春歲月。

今年疫情席卷全國,已82歲的我與其他黨員一道奔赴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場中,在疫情防控初期,就開始巡邏、測溫、登記,為確保一方平安獻出光和熱。

步入耄耋之年,我最喜歡唱兩首歌:《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》《我和我的祖國》……
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注明“發布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必中快三计划免费版